朱法鹏 官方网站

http://zfp.zxart.cn/

朱法鹏

朱法鹏

粉丝:2132346

作品总数:76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听语音

朱法鹏 1958年生。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中国将军诗书画院艺术顾问、中国军谊诗书画院副院长、河南美协理事、河南省政协特邀委员、厦门张雄书画院艺术顾问、国际现代水墨画联盟副会长等。 被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留言板

作品润格

书 法:议价 ; 油画 30万∕张

画:30000元∕平尺

匾额题字:议价

拍卖新高:115万∕张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5933209 814

免费客服电话:4000718777

邮箱:artist@zxart.cn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最新动态
  • 朱法鹏画廊

    朱法鹏画廊

  • 朱法鹏3D展厅

    朱法鹏3D展厅

  • 朱法鹏水墨画教学(上)

    朱法鹏水墨画教学(上)

  • 朱法鹏水墨画教学(中)

    朱法鹏水墨画教学(中)

  • 朱法鹏水墨画教学(下)

    朱法鹏水墨画教学(下)

  • 朱法鹏国画作品

    朱法鹏国画作品

  • 鱼乐图

    鱼乐图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最新动态 更多>>

朱法鹏

2018/7/4 9:39:46

 有人说,你越读书,越能看见自己的无知。因为无知,才会对人心生敬畏,也才会对生命多出一点豁达。   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顺境时勇往直前,逆境时豁达坚韧,这样的人,可能是你我永远都无法打败的对手。人无知不怕,就怕无畏。

朱法鹏

2018/6/26 13:52:38

孔子带着弟子周游列国的时候,有一天,孔子暂住一处院落休息,子贡在院门口闲坐,这时远处走来一个身着绿衣的人。 那人问子贡:“你是谁啊?” 子贡回答:“我是孔丘先生的学生。” “那你一定懂很多东西喽?我请教你一个问题吧,你知道一年中有几个季节吗?”绿衣人问道。 子贡一听,绿衣人居然问了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,便有些不屑地答道:“自然是四个季节,这是常识啊。” “不对,是三个季节。”绿衣人摇摇头,认真地说。 “不对,是四个季节。”子贡很惊讶。 于是两个人争执不下,从早晨一直到中午,声音越来越高。 孔子听到门口有争吵声,就走了出来。二人就让孔子来评判。 孔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绿衣人,对子贡说:“你错了,一年确实只有三个季节。” 这样的回答完全出乎意料,子贡一脸不解地看看老师,欲言又止。 (我藏吴冠中作品) 绿衣人非常高兴,满意地走了。 心有不甘的子贡终于忍不住问孔子:“老师啊,一年分明有四个季节,您怎么说是三个呢?” 孔子笑着说:“你没看到那人通身的绿衣吗?他分明是蚱蜢所变。蚱蜢春生秋死,一生只经三季,从没见过冬天。在他的知识系统里,一年就是三季,你和他讲道理,怎么可能说得通呢?你又何苦枉费口舌呢?” 子贡听后,点头不止。 (我藏吴冠中册页作品欣赏)

朱法鹏

2018/6/17 12:36:59

背影 ——朱自清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。 那年冬天,祖母死了,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,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。我从北京到徐州,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。到徐州见着父亲,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,又想起祖母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。 父亲说,“事已如此,不必难过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!” 回家变卖典质,父亲还了亏空;又借钱办了丧事。这些日子,家中光景很惨淡,一半为了丧事,一半为了父亲赋闲。丧事完毕,父亲要到南京谋事,我也要回北京念书,我们便同行。 到南京时,有朋友约去游逛,勾留了一日;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,下午上车北去。 父亲因为事忙,本已说定不送我,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。他再三嘱咐茶房,甚是仔细。但他终于不放心,怕茶房不妥帖;颇踌躇了一会。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,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,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。他踌躇了一会,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。我再三回劝他不必去;他只说,“不要紧,他们去不好!” 我们过了江,进了车站。我买票,他忙着照看行李。行李太多了,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。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。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,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,非自己插嘴不可,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,就送我上车。 到南京时,有朋友约去游逛,勾留了一日;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,下午上车北去。 父亲因为事忙,本已说定不送我,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。他再三嘱咐茶房,甚是仔细。但他终于不放心,怕茶房不妥帖;颇踌躇了一会。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,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,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。他踌躇了一会,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。我再三回劝他不必去;他只说,“不要紧,他们去不好!” 我们过了江,进了车站。我买票,他忙着照看行李。行李太多了,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。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。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,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,非自己插嘴不可,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,就送我上车。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,穿着黑布大马褂,深青布棉袍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铁道,要爬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我赶紧拭干了泪,怕他看见,也怕别人看见。 我再向外看时,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。过铁道时,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橘子走。到这边时,我赶紧去搀他。他和我走到车上,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,心里很轻松似的。 过一会儿说,“我走了,到那边来信!”我望着他走出去。 他走了几步,回过头看见我,说,“进去吧,里边没人。” 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,再找不着了,我便进来坐下,我的眼泪又来了。 近几年来,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,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。他少年出外谋生,独力支持,做了许多大事。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! 他触目伤怀,自然情不能自已。情郁于中,自然要发之于外;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。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。但最近两年不见,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,只是惦记着我,惦记着我的儿子。 我北来后,他写了一信给我,信中说道:“我身体平安,唯膀子疼痛厉害,举箸提笔,诸多不便,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。” 我读到此处,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那肥胖的、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。 唉!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! (我一生最大遗憾就是我有饭吃了,父亲不在了……)

完善艺术家资料请拨打全国免费客服热线 4000-718-777
新闻动态 更多>>
学术评论 更多>>
  • 书画名家朱法鹏艺术作品欣赏

    发布时间:2017年01月16 日 新闻来源:新浪收藏微博 艺术简介: 朱法鹏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美术师,厦门张雄书画院艺术顾问、国际现...详细>>

  • 笔由心动:朱法鹏的水墨艺术

    发布时间:2017.01.20 信息来源:新浪收藏 朱法鹏 [艺术简介] 朱法鹏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美术师,厦门张雄书画院艺术顾问、国际现代水墨画联...详细>>

拍卖记录 更多>>
  • 松鹤图

    估价:183x145cm / RMB 800,000-1200,000

    成交价:RMB 1,380,000

  • 闹春

    估价:136×68cm / RMB 280,000-320,000

    成交价:RMB 322,000

  • 九鱼图 镜心

    估价:136×68cm / RMB 200,000-280,000

    成交价:RMB 345,000